主办: 攀枝花日报社主办 爆料: 0812-334444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0812-3344444

标题

新闻聚焦 时政 社会 理论 即时新闻 本土  国内 国际 专题汇总 康养 社区 公益 活动
权威发布 区县 园区 服务 本网直击 融媒体 直播 视频 生活动态 教育 房产 文体 资料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热点滚动
公安局副局长突发心梗离世 生前工作清单令人泪目

时间:2019-05-18 来源:法制日报

   生命定格在扫黑除恶第一线

  追记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长杨春

  1月21日,上午召集扫黑除恶线索核查工作,晚上拟定“2018·8·1”涉黑专案收网方案。

  1月22日,上午带领扫黑队民警到检法部门协调涉黑案件相关事宜,晚上召集并协调组建“2018·8·1”专案全市联合调查组。

  1月23日凌晨,刚刚制定完联合调查组工作计划的他又回到办公室继续带班值守……

  这一次,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长杨春突然停下连日奔波的脚步,再也没有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只留下这一份牺牲前48小时的扫黑除恶工作清单。同事们在整理他的电脑和文件时发现,在这48小时里,他还挤出休息时间审批了74件案件的法律文书。

  从1991年入职算起,杨春已从警28载。而从2017年底开始,他就在身患冠心病并伴有心肌梗塞先兆的情况下,为了工作3次推迟手术治疗,最终突发心梗倒在了办公室的地板上,让49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

  5月14日,福建省委政法委作出决定,号召福建全省政法干警向杨春同志学习。

   拼命三郎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杨春就担任蕉城分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负责指挥、协调、指导全区涉黑涉恶案件线索核查和侦破工作。

  “在此之前,医生已经下诊断让我弟弟入院治疗,可他却把病历锁在了办公室抽屉里,什么也没说,照样把工作任务领了下来。”杨春的姐姐杨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直到现在她仍然觉得很懊悔,“我当时就应该再坚持一些,让他必须去医院做手术。”

  “扫黑除恶这么多事情,我不在怎么行?”杨春最终还是没有听姐姐的话,顾不上胸口的闷痛,接连两次爽了医生的约,一头钻进扫黑除恶线索的核查研判工作中去。

  2017年12月底,杨春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内容涉及谢某彬、张某渺等人在城南镇古溪村开设赌场、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等线索。

  凭借多年来工作经验,杨春敏锐意识到,这一团伙行为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但受害人和证人却惧怕黑恶势力,一直不敢提供真实信息。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杨春5次深入村居走访摸排,11次深夜到受害人家中,拉家常、聊政策,彻底打消受害人的顾虑。

  为搜集足够证据,杨春带领专案组先后深入调查走访群众500多人次,拟出调查提纲、询问提纲8万余字,形成1万余页的文字材料,整理装卷50多卷,仅拟定的审讯计划就达130多份5万余字,形成起诉意见书近3万字。

  2018年12月20日,蕉城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判决。

  此时,本该去医院接受治疗的杨春再次爽约,继续投入到第二起涉黑大案中去,最佳治疗时机就在一拖再拖中错过了……

  扫黑除恶一年来,杨春带领分局扫黑队先后受理、核查线索191条,指挥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个,破获九类涉黑恶案件104起,抓获涉黑恶犯罪嫌疑人213人,中央扫黑除恶专项督导组交办和公安部下达的线索办结率达100%。

  心思缜密

  “杨春虽然不是警校科班出身,但他当过兵,在刑侦方面有着独特的敏锐力,特别善于发现案件的关键突破口。”宁德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治部主任阮细章如此评价。

  2016年8月7日,一名男子在蕉城区戚继光公园里死亡。大家都认为死者是意外被毒蛇咬伤致死,家属也开始准备善后工作,可杨春却不这么认为。他对现场遗留的戒指盒产生了疑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案。

  随后,办案民警按照杨春的思路,找到销售戒指盒的网店,发现了嫌疑人陈某华留下的购买痕迹,并查实此人与死者妻子时常深夜联系,有不正常关系嫌疑。

  询问中,杨春细致分析,从陈某华的手机短信里找到一个淘宝账号,并在账户上发现其购买情书、戒指、针筒、针头、五步蛇毒粉等物品的记录。

  在证据面前,陈某华终于承认,是他觊觎死者妻子,蒙面伪装成持枪抢劫劫匪,将蛇毒注入死者体内。

  杨春主抓破获的这起蛇毒杀人案,也促成了国内首例蛇毒检验方法应用于庭审判决,填补了相关领域物证鉴定技术的空白,为福建省乃至全国类似案例提供了方法借鉴和标准参考。

  “破案时,‘春哥’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蕉城分局刑侦大队队长胡卫清说。

  自2007年11月任刑侦大队大队长以来,杨春先后参与、组织侦破各类刑事案件3150多起,其中破获部督案件6起、省督案件39起,辖区命案破案率达97.8%。

   公而忘私

  驾车从城区行驶二十多公里,记者来到了石后派出所。不大的院子里种满了绿植,一栋两层高的白色小楼里,办事窗口、多功能会议室、警员宿舍、休息室等功能区划分得井井有条,楼顶还有个小露台,可以远眺安仁山的风景。

  “别人是占公家便宜,杨所长却总想着办法占自己人便宜。当初我们的派出所就是他厚着脸皮向自己亲哥哥‘拉赞助’修缮的。”2000年,杨春到石后派出所任所长,现在已是赤溪派出所所长的黄安全,就是当时他手下的一名民警。

  黄安全向记者回忆说,与杨春共事的两年时间里,所里的工作条件很艰苦。但是,杨春并没有伸手向上级要钱,而是让经商的大哥一下子拿出几万元用于派出所硬件设施的完善。

  “要知道,杨局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才1000多元。”现任石后派出所所长詹晨清说,去年,杨春因为一个案子又回到石后所,还开玩笑地提起派出所至今仍欠他3万元没有还。“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向组织要过一分钱,大部分领导和同事也都不知道十几年前还有这么一件事”。

  杨丽告诉记者,在杨春的遗体告别仪式之前,宁德公安局纪检组专门梳理了杨春28年的从警生涯。在他经办的数千案件中,纪检监督部门从未接到关于他的举报和投诉,所分管的部门民警也从未出现违法违纪问题。

   “定海神针”

  “你们放开手脚办案,再难,有我高个子顶着。”任刑侦大队长期间,每当杨春这么鼓励队友时,大家看着眼前这位身材高大的“春哥”,总是感到特别安心。

  遇到吸毒致幻的“瘾君子”拿着刀子乱抡伤人,杨春把队友护在身后;遇到犯罪嫌疑人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煤气罐,杨春第一个冲了上去;遇到持枪嫌疑人驾车暴力冲卡,杨春一把将队友拉到安全区域……

  “‘春哥’就是我们这支队伍的‘定海神针’,他用言传身教带出了我们这样一支办案‘嗷嗷叫’的队伍。”蕉城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益东告诉记者,“他这一走,我们背后的这座山就倒下了。直到现在,‘春哥’还在我们的工作微信群里,我们谁都不愿意把他移出去。”

  在杨春的示范带领下,蕉城刑侦大队荣立集体二等功3次、集体三等功10次,蕉城刑侦业务考评连续12年位列宁德市第一,始终保持“民警队伍零违纪、执法办案零差错、群众评价零差评”的状态,支撑起蕉城分局“全国优秀公安局”这面金字招牌。

  然而,带出这样一支战功赫赫队伍的杨春,自己获得的荣誉却是寥寥,至今只有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2次。

  “杨春,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蕉城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游传杰告诉记者,作为多年好友加“扫黑”战友,办完宁德扫黑除恶第一起案子后,他曾跟杨春提到立功受奖的事,结果杨春很干脆地回答他:“你还不知道我?荣誉给我没啥用,年轻民警更辛苦,他们更需要荣誉。”(王莹)

网站联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