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男子生活艰难家徒四壁 最怕儿子放寒假回家挨冻

来源:达州新报  时间:2017-11-13 11:07:23
点击数: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1月6日,通川区北外镇肖公庙社区杨主任带领记者穿过一条崎岖蜿蜒的泥泞小路,越过地上无数散落的碎石,来到一间由几块铁皮围起来的简陋大棚前停下了脚步。面对记者疑惑的目光,杨主任指了指简陋大棚说:“这就是吴朝春的家”。记者初次见到吴朝春时,他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皮衣,正从泥泞的斜坡上下来。吴朝春告诉记者,他今年38岁,靠卖菜维持生活。最近雨水太多,地里收成不好,生活异常艰难。

年幼失亲,艰难成长

“他七岁就跟他爷爷一起去朱家沟挖煤了。”住在附近的老人说,吴朝春从小命苦,他父亲耳聋早逝后,母亲便离家出走。即便父亲在世时,吴朝春没有享受过父爱,一直由爷爷照顾。8岁那年,爷爷也去世了,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亲人。年仅8岁的他,依靠周围乡亲和社区的帮扶勉强长大。

虽然生活艰辛,没读过书的吴朝春勤劳善良,在适婚的年纪遇到了一名女子,他们相恋并结了婚。让吴朝春感到幸福的事莫过于儿子的出生,他竭尽所能挣钱养家,但因为他自幼身体不好,后来更是患上了败血症,做不了重活。他的努力未能改变家中贫穷的环境。在儿子3岁那年,妻子离家出走了,便再也没有回来。尽管如此,他没有任何怨言。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将儿子养育长大。

为了儿子,他想尽办法赚钱,但是身体成了他最大的拖累,他做不了体力活。大字不识的他,只能将全家的生计寄托于那三分田地。种庄稼看天吃饭,这也导致他们家的收入极不稳定,饱一顿饿一顿成常态。

儿子聪慧,上学困难

“尽管学校已经减免了学费,但是儿子的生活费依旧是个难题。”吴朝春告诉记者,可能知道自己家庭条件不好,儿子一直很懂事,读书成绩也很好,从来没有让他操过心。“上次考试还得了年级二等奖。”可是,他现在连儿子的生活费都付不起了。儿子正在读初一,正常住校一个月生活费要六百元。而他只能给孩子四五百元,最近地里收成不好,他连四五百元的生活费也拿不出。

“我没办法放弃他。”吴朝春告诉记者,曾经,儿子学校的领导想收养儿子。他听到后心动了,毕竟就他们家这个情况,儿子如果跟了别人只会生活得更好。可是,儿子一句话就打消了他这个心思。儿子说:“妈妈已经不要我了,你也不想要我了吗?

断壁残垣,家徒四壁

严格来说,吴朝春的家算不上“断壁残垣”。因为他的家只是由几块大铁皮围起来的一个棚罢了。里面放了一张破烂的木床、一个破烂的老式小圆桌和一床棉被。然而,这就是吴朝春所有的家当。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家的棚顶四面通风,无法遮风挡雨。

“这几天早上起来,被子都潮湿了。”吴朝春苦笑着告诉记者,这几天霜风大,早上起来才发现被子都湿透了。所以,每当儿子周末回家,晚上他都用被子把儿子裹得紧紧的。

2016年,吴朝春的家就被鉴定为危房,政府允许自建房,可是除了政府补贴的一万元钱,他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来改建房屋。吴朝春说,他现在最希望,也最不希望的就是儿子放寒假。因为不放假,儿子每月的生活费对他来说是个大难题。但是放寒假,学生就必须回家住了,到时候天气寒冷,儿子怎么办?如今,他希望有一间遮风挡雨的房间就够了。

(达州(微博)新报记者 潘灵舒 实习记者 郑格 热线电话 13678299855)

版权信息:攀枝花新闻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上一篇:双11快递货车在浙江高速上起火 整车快递“葬身火海”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