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称仗剑老人是其父 老人回成都回应:不认识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7-11-12 11:46:53
点击数: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黄云彪昨日回到成都,称“不认识王文清”

  重要细节

  首提“王仁才”爱人“刘培英”

  “她是我老婆,生病死了”

  尽管对王文清及其妹妹的照片,黄云彪反复表示不认识,在与王文清以及王昆明进行视频时,老人也不愿意多看。此外,黄云彪老人不断否认自己是王仁才,并称“王仁才已经死了”。 然而,当记者提起王文清的母亲的名字“刘培英”时,黄云彪老人直起腰来了,说道:“她是我的老婆,病死了,给我生了娃娃的。”

  “她(刘培英)死了,我没有回去。”黄云彪说完,反问记者:“人不在了,我回去干什么?”此外,王文清曾经表示,父亲王仁才在家里最疼爱妹妹,不过在现场对于记者提及的王仁才的小女儿,黄云彪没有多说什么。

  “我以前做泥工,手指做泥工时受伤”

  站在小区门口,黄云彪通过电话与成都的老伴杨女士多次沟通。“我以前做泥工。”黄云彪用外地口音的普通话回忆,自己以前是砌墙的,手指便是做泥工时受伤断掉的。 10日,记者在仙桃市铁泥村当地碰到了王仁才的弟媳,对方称王仁才年轻时候是瓦匠,右手的无名指就是做瓦匠时被切断的。黄云彪称,自己从家里外出打零工,“饥一顿饱一顿,靠着行医卖草药攒了一些钱。”不过对于什么时候来的成都,他称自己没有印象了。是否曾经改过名字?对于记者的询问,黄云彪回答“嗯”;不过之后记者追问什么时候改的名字、之前是否叫“王仁才”,他又改口称自己一直叫“黄云彪”。

  “4个儿子,有一个喝农药死了”

  在与王文清视频后,黄云彪依然称不认识王文清。不过,当记者告知黄云彪,“王仁才”在湖北仙桃有3个儿子时,“黄云彪”老人却指正说“4个”,并告诉记者,有一个儿子不在了,“喝农药死的。”

  这再次让记者赶到意外,因为王文清的儿子王昆明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提到,他父亲王文清有五兄妹:四个兄弟、一个妹妹,“其中老三是喝农药死的。”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逯望一 彭亮 摄影记者 陶轲 王红强

  身背近35万现金和一柄长剑,辗转四川、湖北、河北多地,声称要寻找战友后人交还抚恤金,神秘老人黄云彪的故事,却在不断反转(本报曾作报道)。近日,此事又有了新的进展:一名为王文清的湖北男子称,老人黄云彪正是自己父亲王仁才,并称,“黄云彪”并非其真名,且其要找的“战友”王仁才正是老人自己,同时王文清已在当地派出所采集了DNA。

  王文清说出了老人身上的部分身体特征,包括右手无名指缺一截,太阳穴上有小包等。王文清所在的湖北仙桃市郭河镇铁泥村多名村民看过黄云彪的照片后也表示,这正是1993年从村里出走的王仁才。昨日下午,黄云彪乘坐从北京开往攀枝花的火车抵达成都,不过,对于王文清及当地村民的说法,老人予以了否认:“王文清?我不认识他。”

  湖北男子王文清认亲:“黄云彪”正是其父“王仁才”

  “一看就是他!他要找的战友王仁才就是他自己。”王文清介绍,“黄云彪”就是自己的父亲王仁才,主要判断理由是,长相多年未变,另外其太阳穴有一个小包,右手无名指的残疾特征也相符合,“这是他之前做工时受的残。”

  王文清称自己今年58岁,家住湖北仙桃市郭河镇铁泥村,是家中老大,另有4个弟妹,其中一个弟弟已经去世。此前,通过新闻报道,得知了“黄云彪”的消息。

  王文清称,其父出生于1938年,一直有做工和给人开草药行医的手艺,1993年时,曾想到外做草药生意,与母亲发生争执,后离开了家,至今已24年未归。

  “我们一直想找到他,想给他尽孝。”为了确认关系,王文清已在当地派出所采集了DNA。

 多名村民:从照片上看,黄云彪就是王仁才

  在仙桃市郭河镇铁泥村,“王仁才”这个名字数日来被当地村民反复提起,大家在等待着村民王文清寻父的最终结果。

  王文清家的二层楼房,和别的村民房屋沿村道而建,面对记者,王家一位60多岁的邻居很确定地说,从照片上看,这个人就是王文清的父亲王仁才。

  “我在这里土生土长,他走的时候我40岁,你说我有没有印象?他年轻时靠在工地打零工和给人看病为生。”

  成都商报记者在当地碰到了王仁才的弟媳,对方称王仁才年轻时候是瓦匠,右手的无名指就是做瓦匠时被切断的,因为有点迷信,当年在村里时手上就已有这把剑,“而且当年出走时头发已经白了,头发很长,跟姑娘一样,就是照片上这个样子。”她回忆,当年王仁才走的时候,他的母亲生病,“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很穷。”

  在铁泥村,多名村民在看过黄云彪的照片后,都表示,此人正是1993年离家出走的王仁才。并且,黄云彪说话的口音也是仙桃口音。

  王文清在回忆时说,当年父亲想出去做生意,母亲不让,两人闹得不高兴,父亲还是走了。

  对于老人身上的剑,王文清称,“剑已经跟了他多年了,1991年的时候就有了,有次我们一起睡觉,他都一直抱着剑。”

  身世成谜:是否当过兵?是否换过身份证?

  老人是否当过兵,一度成疑,此前将其从户籍地石家庄接走的亲属王鸿达介绍,老人曾在建国前当过兵,但并无佐证。而在成都其居住的小区,多位居民则称,曾听其本人介绍自己曾当过兵,其冬天时也常常会穿一身军绿色军装。

  那么,如果黄云彪就是王文清父亲,他是否曾当过兵呢?对此,王文清称,父亲王仁才从未当过兵。另外,针对老人出生时间问题(其身份证上出生时间为1924年),王文清称其可能后来换了名字,换了身份证。

  而在此前的采访中,老人户口挂靠的户主陈霜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老人2009年从成都迁的户口,2012年办的身份证。“之所以挂靠到我名下是因为老人在石家庄做生意,本地户口方便些。”

  试图寻亲 但遭遇拒绝

  在认为黄云彪是自己失踪多年的父亲王仁才后,王文清的妹妹曾打通过黄云彪的电话,不过在其表明用意后,电话很快就被挂断,至今一直联系不上。

  11月8日晚,王文清的儿子王昆明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从救助站接走老人的王鸿达。据王昆明说,他试图和老人通话并提出和他见面,但王鸿达拒绝了。

  在双方的通话录音中,王鸿达称王昆明说再多都没有用,老人自己不同意就没办法,他也不愿意透露老人目前所在何处。

  据王家人称,他们并不认识这位接走老人、且老人自称是自己侄子的王鸿达。

  目前,尽管王文清言之凿凿,指认黄云彪正是其父王仁才,但目前家人没有户口簿或其他的户籍证明,能够证实他们与“王仁才”的关系,“唯一的一张照片都在早些年被亲戚拿走了,无法找到。”

  也正因为此,尽管王文清已经报案,但公安机关只能将王仁才列为失踪人口进行调查,无法立案协助寻找。

  “我们希望老人能知道,我们正在找他。”王昆明说。

  仗剑老人回到成都 却不愿进家门

  10日下午5时28分,由北京开往攀枝花的K117次列车抵达成都火车北站,坐在16号车厢的黄云彪慢慢走出车厢,其身旁两名中年人帮他拖着行李。自此前王鸿达从河北石家庄将其接走近一周后,黄云彪重回成都。成都商报记者在火车站站台第一时间见到了黄云彪,对于此次出走,黄云彪摆手表示“耍得不好”。

  面对记者提出的是否认识王文清的问题,黄云彪一口否认,并表示自己并不是王仁才,“王仁才已经死了”,他坚称王仁才是其战友,同时称“不认识王文清是谁”。

  接着,记者将王文清以及其妹妹的照片拿给黄云彪看时,他表示自己通通不认识。提到他在成都共同生活的爱人杨女士(化名),他连连摆手。而对于为什么去湖北仙桃?黄云彪又换了一种说法:“我卖药去了。”但之前则称是去找战友“王仁才”的儿子。

  走出火车站后,黄云彪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往其位于八里桥附近的家赶去。但在车子达到小区门口时,黄云彪站在了小区对面的花台旁,并未回家,爱人杨女士也并未出现在现场。究其原因,黄云彪称与杨女士关系不好,“回来了问都不问我,也不看我”,最终在同行两名男子的陪伴下,前往了附近的一家宾馆。

  多次视频“认亲” 黄云彪始终回避

  10日下午5点40分,远在仙桃的王文清一家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老人回成都的消息,无不感到欣慰。心情复杂的王文清依旧不愿多说什么,儿媳将记者提供的老人回成都的视频递给他后说,“我爸现在状况不好,不愿说什么,希望不要再打扰他。”

  王文清儿子王昆明在电话里有些激动地问记者,“现在老人到成都的家了吗,安全吗?”

  许久,王文清的儿媳称,现在父亲心情平复了很多,想看看老人的视频。在记者的协助下,王文清和老人通过微信进行了视频通话,由于老人身边围观者太多,光线较暗,没有实现对话,不过王文清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所说的父亲。

  而身在武汉的王文清的儿子王昆明也通过成都商报记者手机,与老人进行了视频聊天,他在视频中用仙桃方言称呼着“爷爷”,不过老人周围人太多,他没能仔细看视频中的王昆明。

  然而,面对王文清及王昆明先后多次的视频“认亲”,黄云彪则始终回避,并显示出了稍许的抗拒,连连转头不愿直视,并称“不认识”。由于光线原因及声音嘈杂,视频连线不得不中断。

  “我们只要看到他安全回到成都就好了,可能一下吓到他了,先让他平复一下。”王昆明表示,之所以和老人相认,并非网络上传的看重老人身上的钱,而是出于血浓于水的亲情,趁老人还在能尽点孝心,对老人出走多年,家人只是感到遗憾。“我们家现在生活条件都还不错,不是冲钱去的。”此前,王文清家的多位邻居也向记者谈起,老王家现在有钱的勒,子女都在外面工作。”

  原标题:湖北男子称仗剑老人是其父王仁才 黄云彪昨回成都回应 “不认识”

版权信息:攀枝花新闻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上一篇:41万车祸赔偿金惹的祸:奶奶起诉孙子要求分钱 孙子拒付面临牢狱之灾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