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街头表演“吃草”为儿子筹救命钱 否认是卖惨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时间:2017-11-10 11:43:38
点击数: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为儿筹救命钱 夫妇街头表演吃草
  三河市爱民路路边,匡能勇和妻子向尾佳跪在地上,对着熙攘的行人一口一口地吃草。两个人身边立着的那张白纸糊的纸壳板上写出了二人吃草的原因——为患白血病的儿子筹钱治病。
  选择表演“吃草”是夫妻二人商量出来的,本想借此筹些钱的他们,却怎么也没想到,钱没有筹来,反而成了“名人”。网上,虽然很多人在同情他们,但也不乏有人说他们是骗子。面对网上各式的声音,匡能勇和向尾佳的内心越发地矛盾和纠结。
  11月初,一对夫妻跪在河北三河市爱民路上进行“吃草表演”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两人中间立着的一张白板上写着“儿子患有白血病,骨髓移植后出现肺部感染,请各位伸出援手”等字样。视频经过多方转发,不少人对事件的真实性表示怀疑,甚至有网友评论指出,“视频中两人是骗子,图片中的支付宝也是冒充的”。
 8日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燕达陆道培医院见到了视频中的当事人匡能勇。匡能勇说,视频中所讲述的内容均为真实,他的儿子匡涵于今年4月初被确诊为淋巴细胞白血病。同时,燕达陆道培医院也向北青报记者证实,患者匡涵确实在该院接受治疗,目前他已经完成半相合骨髓移植,但由于出现肺部感染等情况,需要住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吃草夫妻”匡能勇和妻子向尾佳都来自湖南邵阳市,“吃草表演”是夫妻二人一筹莫展之下想出的主意。在表演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后,因为网友上传的一段视频而暂停。这段网友热传的视频中,匡能勇和妻子向尾佳跪在路边,表演着吃草,嚼烂后的粉末残留在嘴边。只有偶尔有路人经过递上10元、20元的捐款时,两人会暂停表演说声谢谢。两人中间立着“吃草表演,自愿打赏。我们夫妻来自湖南,孩子目前燕达医院住院,已进行了骨髓移植,可出现了肺部感染,肺部排异。现无钱继续治病,请各位伸出援手,救救9岁儿子……”的白纸糊的纸壳板透露着两人为何这样做的原因。纸板上除了文字,还贴了一张男孩在医院治疗的照片。纸板前的小纸盒里零星地装着几张面额不等的纸币,地上还摆了许多住院资料。
  让匡能勇夫妇有勇气做出表演吃草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钱。2017年4月初,匡能勇和向尾佳的儿子匡涵因为身上的一块瘀青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检查,后来被确诊为急性T淋巴细胞白血病。匡能勇在医生的建议下为儿子做了半相合骨髓移植,这些治疗花费了将近70万元。赵薇和陈砺志发起的“V爱白血病基金”曾为他提供25万元的资助,还有社会上好心人的捐款,这些都在移植手术后被花费殆尽。同时,匡能勇还为给儿子治病不仅向亲朋好友借了20万债务,还借了5万元的高利贷。
  钱花光了,前期手术虽然顺利,但医生却告知说,匡涵在术后期出现了肺部感染和排异等情况,血小板的指数不正常,需要留院治疗。根据医院的相关收据和匡能勇的情况介绍,到目前为止,为匡涵的治病已经花费了70多万元,预计后期半年内的维持和调整还需要20到30万元。
  就在不久之前,匡能勇还因脑梗进入重症监护室,花掉家里的4万多元钱。这一切,让他们觉得,钱越来越重要。匡能勇夫妇不知道接下来的这笔钱将会来自哪里,他们在水滴筹发起了募捐,目前有1000多人提供捐款,已筹金额3万多元。
  “吃草表演”的视频火了之后,关心匡涵的陌生人越来越多。打电话慰问他们的好心人越多,夫妻两人就越紧张而矛盾,儿子匡涵的情绪是引发他们慌乱的主要原因。儿子匡涵不忍父母四处筹钱,曾多次提出放弃治疗。向尾佳甚至对上传视频的网友有些“耿耿于怀”,她曾发现有人对他们拍照并提问,但没想到会有人直接拍视频上传到网上。
  除此之外,网友的质疑也让匡能勇和向尾佳不知所措,他们看到有网友说“视频中的两个人是骗子,图片中的支付宝也是冒充的”。夫妻二人想解释,又找不到辩驳的真实对象。外界的质疑和内心的纠结让夫妻二人不得不暂停“吃草表演”,另寻他法“找钱”,但至今仍是一筹莫展。
  对话
  吃草夫妇:我们缺钱,但不是卖惨
  8日,北青报记者在燕达陆道培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匡涵,他裸露的两条小腿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是内出血留下的痕迹。护士正在为他做常规检查,匡能勇提醒着有人来看他需要打招呼,但匡涵没有抬头,眼睛仍然盯着面前小桌上的手机屏幕,那里正在播放一部热播动画片,大大的口罩几乎遮住了他的整张脸。
  匡能勇看见儿子拿着手机,脸上有几分紧张。见匡涵只是在看动画片,他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下来。
  北青报:怎么想到去路边表演吃草的?
  匡能勇:当时就是想找钱给儿子治病,真是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后来就商量着去街头卖艺,但我们夫妻二人来自农村,也没什么才艺。之后突然想到老家的牛和羊会吃草,我们也给大家表演这个吧。
  北青报:但是有人说你们是在炒作卖惨求关注?
  匡能勇:我们是缺钱,但不是卖惨。视频被人传到网上后,我和媳妇都很紧张,特别怕儿子知道。我们看到视频以后就没再去表演了。
  北青报:为什么怕儿子知道?
  匡能勇:我儿子的情绪最近越来越不好,他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也知道钱都是借的、好心人捐的。他说不想再让我们为难,好几次闹着出院不再治了。我不敢想他看到视频后会发生什么。
  北青报:儿子生病后变化大吗?
  匡能勇:基本上是换了一个人。我儿子生病前活泼好动,话也多。刚住院的时候他还跟住在一起的小伙伴讲笑话,自己乐得哈哈大笑。现在跟陌生人基本没有交流,即便是跟他最亲的爸爸妈妈和奶奶,一天也难得说上一句话,眼神根本不看人。
  北青报:“吃草表演”的视频火了以后,你们得到了更多帮助吗?
  匡能勇:是,我们在现场每天能收到好心人的百十块钱,因为视频里公布了我们的微信账号,也有人直接转账过来。但也有陌生人说我们是骗子,说我们做法不妥,收到钱是好事儿,可内心是煎熬的。最后就决定不去表演了,跪在路边吃草要钱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北青报:接下来缺的钱有打算吗?
  匡能勇:不知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还在找亲戚朋友借。我们全家人都想不通这病为什么偏生在儿子身上,我宁愿替他受罪。有时候我就看着他,想起来在湖南老家吃糖油粑粑的那个冬天,他在大道上跟着小伙伴一起跑,跟别的孩子一样健康。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香梅 线索提供/张女士

版权信息:攀枝花新闻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上一篇:八旬老翁洗脚摔倒致死 养老机构被判担四成责任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搜索: